中国盲足现状:每天补贴仅100 有人还兼做盲人按摩

在清远集训的广东盲人足球队,中国盲足现状 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最关键的决赛将在本周末举行。中国盲足现状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一支中国男足凭借高超的配合和高超的技术,在另一届足球世界杯上夺得第三名。

他们在小组赛中以全胜的战绩进入淘汰赛,并在最后八场比赛中以1-0击败摩洛哥,仅仅半场比赛就小输给了实力强大的巴西队。6月18日,中国队在第三和第四场决赛中以2-1击败俄罗斯队,获得世界杯第三名。

这样的成就让人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原来这支中国男足由8名盲人足球运动员和2名视力正常的守门员组成,他们参加的世界杯是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盲人足球世界杯。近日,广州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盲人足球队在清远的教练张致恒,他讲述了这个国家足球队不寻常的故事。

7月6日,一个闷热的下午,十几名戴着眼罩的盲人足球运动员在清远特殊教育学校的五人制足球场上进行紧张的训练。足球场的草皮全是塑料做的假草,夹杂着黑色的碎石。体育场不远处,饲料加工厂的机器不停运转,发出沉闷的低音。只要在场上跑几步,就会有碎石漏到鞋子里,伤到脚趾。

体育场两侧的挡板上,一边的标语写着“不要忘记你的主动心剑”指的是东京(很多球员梦想参加东京残奥会),而另一边的标语则有些吓人& mdash& mdash流血流汗不流泪不掉队。

六场比赛七个进球

50岁的湛江人张致恒仍然是广东盲人足球队的教练。虽然他有点胖,但他的声音仍然很大。

早年在湛江做女足教练,因为业余时间拍当地聋哑足球,所以进入了一个特殊人群。2014年,张致恒开始担任广东盲人足球队教练;2016年参加国家盲人足球队训练,2017年11月正式接任国家队教练。

当我来到张致恒的办公室时,铁门板上的对联把亚洲夷为平地,主宰了世界,令人毛骨悚然。他自豪地告诉记者,中国盲人足球水平很高,至少在世界前五名之列。

说到半决赛1球,输给巴西很可惜。到目前为止,张致恒还没有咽下他的气:那个进球有点不公平,我们的守门员在指挥后卫时分心了,结果被他们攻击了。

最初,盲人足球比赛在一个5人的场地进行。除了守门员视力正常,其他四名球员都是盲人。世界杯的体检要求非常严格。他们必须完全失明,否则不允许他们玩耍。为了保证公平,球员在比赛期间应该戴上眼罩。

我深刻总结了巴西为什么打起来会输。我觉得球员还是有点害怕场上强大的巴西队,不敢和他们对抗。张致恒表示,巴西在小组赛中以13: 1的大比分击败哥斯达黎加,显示出强大的攻击力。

然而,中国队也在6场比赛中打进7球,其中6球由6号选手张佳斌打进,1球由10号选手许打进,两人都来自湛江。张致恒说:许关胜的外号叫& lsquo黑狗。出生于1996年的他,双脚带球速度世界级,堪比在巴西打进9球的球员的速度;张嘉彬出生于1994年。他这次进了6个球,在世界杯射手榜上排名第二。

说到兴奋,张致恒打开电视,播放了中国队参加的六场世界杯比赛的精彩部分。盲人足球的进球大部分是靠前锋的运球打进的,所以进球很精彩。只看到足球在张嘉斌左右脚和许关胜脚背之间快速滚动。教练或指导喊左、右等口令,靠运球突破后卫防守,进球得分。盲人运动员只能用两个内脚背控制球,否则踢出去就不知道球在哪里了。张致恒说。

没有边线就没有铲球

但在广东盲人足球队的训练场上,记者并没有看到这两位代表国家队进球的广东球员。张致恒说他们都受伤了。

& lsquo黑狗。八强和摩洛哥的比赛后,他咽不下。他在比赛中受伤了,但他当时感觉很好,所以他坚持要完成比赛。我们本来打算带他去马德里的医院拍照看看有什么问题,但是医院要等号码才能拍照。没等到世界杯结束。回国拍照发现下颌骨骨折,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和巴西的半决赛。张致恒表示,世界杯五天后,张嘉斌代表广东盲人足球队参加了在沈阳举行的国内锦标赛,他的腿在激烈的搏斗中受伤。

盲足球的对抗很激烈。张致恒的话让记者一下子明白了流血流汗口号的真正含义。

为了防止受伤和其他事故,盲人足球有不同于正常足球比赛的特殊规则:场上的每个球员都必须不断喊YY告诉其他球员他们的位置;用的足球有铃铛,玩起来阵阵响声;为了防止球出界时发生意外,在类似的冰球比赛中,球场两侧放置两个挡板,球碰到挡板反弹回来,没有边线球员投球。此外,在正常足球比赛中经常出现的动作,如铲球,也被视为犯规,严格禁止;当然越位违规是不存在的。

虽然规则在不断完善,但是球场上的伤病还是屡见不鲜。张致恒说,由于没有边线球,球场很小,双方在球场上的净上场时间很长,攻防转换的频率很快。所以,虽然比赛的前半段和后半段只有20分钟,但场上的球员几乎是在激烈对抗。另外双方看不到,球员摔倒在球场上,很正常。

每次训练和比赛前,我都会告诉他们戴护腿,我会亲自检查,然后再下场比赛。张致恒说。

听世界杯的孩子

张致恒办公室旁边是盲人足球队的宿舍。采访当天下午三点半,孩子们穿着整齐,手里提着水壶,一个个走上绿地。在省队训练中,他们每天都要练习两次,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所以从宿舍到绿地,有梯子的地方,有斜坡的地方,队员都像明眼人一样清晰。

盲人必须每天练习足球,因为他们不会模仿,所以很多动作很难纠正。这些球员至少要打四五年才能掌握技术。张致恒说,在广东盲人足球队,年龄最大的是1994年出生的,最小的是15岁,只练了几个月,所以球员水平差异很大。

16岁的宁中宇来自广西玉林市农村,从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尽管穿着深色的运动衫,他仍然无法遮住叠在肚子上的游泳圈。他不高,腿粗,一点也不像足球运动员。但是他说我来这里踢球是因为我从小就有一个足球梦。我在玉林的一所特殊学校上学,在学校接触到了盲人足球,很有意思。后来徐教练来我们特殊学校招人,我主动报名,我爸妈同意让我过来踢球。

张致恒非常看好宁中宇,因为他喜欢踢球,所以他有很强的接受一些技术动作的能力,他学过一两次。这一两年,我的身体素质提高了很多。刚刚上完半节训练课,宁中宇浑身是汗,大口喝水。

15岁的王进义来自肇庆,出生时患有青光眼,后来患上了视网膜脱离。尽管做了许多手术,他的眼睛还是完全失明了。训练后不久,他就不敢在场上跑了。

我们不太明白你说的世界杯。只能听听。王进义说,大多数像他一样身处黑暗世界的球员对真正的世界杯一无所知,他们几乎不认识任何足球明星。只是最近,每天,他们都会通过收音机或手机屏幕阅读软件了解动态。张致恒说他们都会了解世界杯,但他们都是听世界杯的孩子。

目标是参加东京残奥会

陈俊坤在刚刚结束的集训比赛中攻入两球。1994年出生,是目前队里最大的孩子。他来自茂名高州,家中排行第六,但几乎一出生,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相比队里十几岁的孩子,他为盲人练了九年足球,技术和对抗都很出色。同样,他的社交经历也比其他孩子丰富得多。

陈俊坤因为没有善待自己的眼睛,被失望的父母送到了湛江特殊教育学校。2009年,他接触了刚刚开始为盲人踢足球的张致恒。因为身材高大,陈俊坤被选中练田径,但接触到盲人足球后,他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但是九年了,陈俊坤的运动生涯断断续续。当时踢球补贴太少,养活不了自己。陈俊坤说,为了生活,他去了山东的一所特殊学校学习盲人按摩。他完成学业后,先后在浙江和湛江工作。有时候为了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甚至过年都舍不得买回家的票。

然而,他对足球的热爱总是促使他重返绿野。我目前的目标是参加东京残奥会。陈俊坤说,足球期间,学校将提供食物和住宿,此外,每月还将获得1200元的补贴。但是,这个收入远远不能和盲人按摩相比。按摩的话,一个月拿四五千是很正常的。

如果他们真的不喜欢足球,他们就不能留下来。张致恒说,他们团队中的人不断辞职,盲人外出,他们主要从事盲人按摩。现在要保持足球的好前景太难了。

对话:

孩子们正在受苦,我希望有人能帮助他们

广州日报:你是如何对盲人足球产生依恋的?

张致恒:我曾经参加过湛江女子足球队。后来当地特殊学校让我业余时间带聋哑足球队。我开始接触这些特殊的人。2003年开始参加湛江盲人足球队和脑瘫足球队。最后我一步一步去了盲人国家队。

广州日报:怎么训练?

张致恒:经过多年的探索,我有了一套相对成熟的训练方法。每一个技术动作都有一个口号。球员听到口号,要么转身,要么前进,要么传球;盲人足球前场分为前区、中区和后区。在前场,引导员指挥前锋射门,教练和守门员都不能出声;球到了中央区域,双方教练都可以指挥;当球到达后场区时,只有守门员可以指挥。如果你随意制造任何噪音,你将被判犯规。我们的守门员是五超(五人制足球超级联赛)视力正常的守门员,其他的都是瞎子。这次去马德里世界杯的球员由8名盲人和2名守门员组成。

广州日报:盲人运动员的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如何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

张致恒:我们在生活中会好好照顾他们。虽然我在训练中犯错,但我还是会骂他们。但是回到正常生活,还是要哄他们。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段坎坷的经历。我们愿意听,但从来不敢问。这些孩子很痛苦,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但是收入却很微薄。国家队一天训练补贴100元,但是一旦训练结束,补贴就没了。另外省队补贴不高,很多人还要兼职做盲人按摩。希望有社会发烧友提供赞助,让他们专心踢球,取得好成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